新闻报告《中国高速交通时代下的春节回家路》

生词表:

各企 (Gè qǐ)All enterprises
陆续 (Lùxù)One after another
团聚 (Tuánjù)Reunion
抽时间 (Chōu shíjiān)Take the time
益于 (Yì yú)Benefitting from
客运汽车(Kèyùn qìchē)Bus
至少花费(Zhìshǎo huāfèi)At the lowest price
外号 (Wài hào)Nickname
坚守最后一班岗(Jiānshǒu zuìhòu yī bān gǎng)Stay until the last job
运营 (Yùnyíng)Operations
标志 (Biāozhì)Logo
四纵四横 (Sì zòng sì héng)Four vertical and four horizontal
骨架 (Gǔjià)Skeleton,framework
沪昆 (Hù kūn)Shanghai-Kunming,京沪 (Jīng hù)Beijing-Shanghai
根据(Gēnjù)According to
规划(Guīhuà)Plan
沿海(Yánhǎi)Along the coast,沿江 (Yánjiāng)Along the river
通道和陆桥 (Tōngdào hé lùqiáo)Channel and bridge
城际(Chéng jì)Intercity
朝发夕至 (Zhāo fā xī zhì)Towards the evening
捷(Jié)Quick
运输 (Yùnshū) Transport
返乡(Fǎn xiāng)Return home
对外经济(Duìwài jīngjì)Foreign economy
研究所所长(Yánjiū suǒ suǒcháng)Institute director
货畅其流(Huò chàng qí liú)Smooth flow of goods
激活 (Jīhuó)Activate

中新网贵阳1月27日电 题:中国高速交通时代下的春节回家路
记者刘鹏
1月27日,中国各企事业单位已开始放假,在外工作的游子在这一天陆续赶着回家与家人团聚,共度春节。
“大年三十才回家,能赶得上吗?”记者问到。“能,下午6点左右就能到家了。”刘如宝笑着回答说:“虽然才放假,但今天上午还特意抽时间买了一些贵州特产带回家。”
刘如宝回家之所以不着急,主要得益于贵广高铁。刘如宝在贵阳工作,上午买完特产后,下午他乘坐13:08从贵阳出发至桂林的贵广高铁D2869车次,下午15:48到达桂林,再辗转2个小时的客运汽车便能到达老家灌阳县。
“自从有了高铁,回家方便多了,只需5个小时就能到家了。”刘如宝说,要是在三年前,回家一次至少花费13个小时,有时回家没买到从贵阳直达桂林的火车票,还得要先到柳州再转车到桂林,之后再转客车回到家,不仅花的时间多,且很麻烦。
同刘如宝一样,雷勤也是在贵阳“贵漂”的上班族,由于家住云南,每年他都是请假提前三五天回家,也因此被公司同事取了个“跑得快”的外号。“现在,这个外号可以摘掉了。”雷勤得意地说:“今年我在公司坚守最后一班岗,最后一个回家的,因为有高铁,两个多小时就能到昆明了。”
12月28日,上海至昆明高速铁路贵阳至昆明段开通运营,标志着以“四纵四横”为主骨架的中国高铁网将全部投入运营。沪昆高铁贵阳至昆明段全长463公里,初期运营时速300公里,贵阳到昆明只要2小时左右,拉近了贵阳至昆明的时空距离。
目前,中国已有超2万公里的高铁线路,超过世界其他地方高铁线路的总和,中国的四纵四横的高铁网格,即南北、东西各四条主干线路已全部投入运营。根据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2030年),中国还将打造以沿海、京沪等“八纵”通道和陆桥、沿江等“八横”通道为主干,城际铁路为补充的高速铁路网,届时将实现相邻大中城市间1-4小时交通圈、城市群内0.5-2小时交通圈。
“十年前,从上海回家也要花去三四天时间,那时候机票贵,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消费,一般都是坐火车。”上海工作的贵州人肖名军说,“今年沪昆高铁全线开通,朝发夕至的回家感觉真好!”
在中国高速交通时代下,现代交通安全、快捷的运输方式让人们的出行更加便捷、快速,也让每年的春节返乡路变成了“高速路”。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芶以勇认为,中国高铁网络不仅实现了国人“人便其行、货畅其流”的梦想,也让中国城市之间的关联度变得更加紧密,将激活了各地新一轮发展的活力,更将助力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完)

http://www.chinanews.com/gn/2017/01-27/8136964.shtml